新闻中心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天津夜场招聘过去

天津夜场招聘过去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06-11 19:22:11

 天津夜场招聘,又称天津夜总会招聘,它有一段平凡而又无所谓的前世今生。

 

我第一次见到莎莎,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20出头的小姑娘,短发到脖子内拢,苹果脸,五官初见端正,笑起来灵动,跟她互动越多,越能感受到她扑面而来的魅力,这就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她跟寿星并不认识,她怎么会来到那个聚会至今还是个谜。我成年以后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但我那时更愿意用“命运的安排”来解释那次相遇。不仅限于我和莎莎,那次聚会上的很多人后来都成为了天津夜场招聘的元老,以及奠基者。

 

过生日的人叫八星,是个外在人高马大,体质和心态都很玻璃的东北汉子。“百分百打篮球受伤”和“恋爱摇篮终结者”是他的两大被动技能,就拿恋爱摇篮终结者来说吧,他第一次带我去见他自称“有可能有戏”的网恋对象和她闺蜜面基的时候,你别说那个妹子还真不错,高挑身材可以当模特了,但八星一见对方抱了一只棕色毛发的泰迪,这哥们儿洁癖大发,别看面基的时候有说有笑,各自回家的时候他跟我说:“奔现需谨慎。”留我在风中一脸懵逼。

 

在一个班级里,总有那么一两个男生女生笼络着全班80%异性的注意力,在那次生日会上莎莎就是这样一个存在。跟我和八星同时盯上莎莎的还有酒吧老板黄辉,一个临近中年又极力与油腻划清关系的大叔,喜欢尝试各种新鲜事物,比如小鲜肉出的单曲啊,国外流行的女式烟啊,小众的萌新端游之类,还总是。另一方面由于他社交层的参差不齐,养成了爱吹牛的习惯,常常自嘲是本地的地头蛇,逢人便说八星的生日聚会就是在天津夜场招聘VIP包间里办的,实际上那天他收了我们每个男的400块钱,这波操作他是赚的。

 

当然,他不会主动跟我们开口要钱,以下是我和八星事后讨论的猜想:当时黄辉假装自己喝多了去外面吹风,然后在大厅叮嘱他的头号销售经理盖饭,进包间每人收400,如果有人质疑,就说黄辉没告诉他免单,他不敢擅自免单。反正等盖饭进来收钱的时候,黄辉早就斜在沙发上打鼾了,死无对证。

 

猜测到底是猜测,是真是假,直到盖饭跟我们混熟了,都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我们也就当做一个笑柄,在每次黄辉跟别人吹牛的时候,拿出来怼他罢了。至于盖饭,我们发现这哥们做人要比他老板体面多了,标准型男身材衣着精致谈吐得体,身边迷妹无数,但不乱搞,都是很礼貌的商业夸奖,出来消费一向该出手时就出手,不拖不欠不耍心机。不过他有一点比较中二,就是他的名字“克里斯托.威廉.盖尔梵”,因为听起来自我意识过剩,又拖语速,我们就简称盖饭了。

 

有些人的名字一看就跟百家姓没关系,我们也不在意这些细节,就像舞厅工作人员名片上的梦莲、罗莉,理发店60元造型经理偷你、呆萎一样,你报出去的名字只是你希望被广泛使用的一个代号,我也总建议别人叫我会长,不过还有人多人更喜欢叫我小胖。

 

我不承认我是小胖的原因是,小胖另有其人。那是莎莎、我、八星、黄辉、盖饭一票人在一家廉价的卡拉OK喝酒的时候,杀出来两个活宝,其中一个就是小胖。完全就是十年前网上疯传的斜眼小胖照片长大了的样子,在包厢里脱了上衣踩着节奏尬舞,临走的时候用牙咬开两瓶百威,撂了一句“今天玩得很开心,这两瓶酒我吹了”,话刚落,两个酒瓶口已经同时塞到了他的嘴里,敦敦敦了大概不到10下,酒已经见底。

 

我们这帮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之所以能玩到一块,说白了就是臭味相投。坤城是个没有黑夜的城市,夜晚的霓虹会代替日光持续为街道供应光和热,我们就在这灯红酒绿的交替中透支着生命力。

 

那时候的线上社交已经足够发达,我们这帮魑魅魍魉在微信上搞了一个群,本意是方便各位有局的时候不用奔走就能相告的,但我和黄辉都是比较追求仪式感的人,在给群起名字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争执。我说叫“天津夜场招聘”,黄辉说叫“天津夜总会招聘”,我觉得他的名字太泛泛,他觉得我的名字太屌丝,再加上群里有人起哄说黄辉跟会长真是一对欢喜冤家,最后搞得我们都不是很愉快。

 

他们这么认为我和黄辉不和不是没有来由的,有人说是因为我俩同时喜欢莎莎,互相敌对;有人说是因为他在八星生日趴上宰了我们400块钱;还有人说是因为我把他单独发给我的他跟他“霍姆斯马车灵魂伴侣”的聊天截图转发到了群里。

 

那都是后来的事,我发转他跟那个霍什么马车的聊天记录只是不想让他单独跟我炫耀他的桃花运,也不想听他讲什么两厢情愿两败俱伤的“霍姆斯马车定律”,你有能耐去给莎莎炫耀去啊?我之所以这么不待见他,是因为他做过一桩在他看来毫无所谓,却点燃了我战斗意志的事。